yoko萌萌哒_球

草稿w

我叫横山裕。
是个医生,牙医。

我叫村上信五。
是个爱豆,有着可爱的虎牙。但是虎牙太长了还是有些让我困扰,于是我去看了牙医。

我叫横山裕,今天很开心,因为弟弟结婚了。作为一个含辛茹苦的把弟弟拉扯大的哥哥真是不容易呀。啊,我可爱的弟弟也长大成人了呢,我要不要也找个媳妇成家了。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个看起来很可爱的人进来我的诊室了。眼睛,真漂亮啊。好像我小时候养过的狗狗的眼睛,真可爱。嗯,张开嘴,虎牙也好可爱啊,虽然看起来乱乱的,但是左右的牙齿分布是对称的,拔掉真可惜。
“嗯,村上先生,您的牙齿长得真可...可以矫正一下”
好险,差点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不过似乎不用进行太多的矫正,有两种矫正方式,基于您的身份,推荐使用隐形矫正器,平时看不出来,只需要吃饭刷牙的时候拿下来就可,然后每周过来一次检查,每15天换一次牙套就可以了。”
“那请问要矫正多久?”
“这个是因人而异的,一般都在十个月左右。牙齿的矫正要一点点慢慢来。请您靠近一点,我来帮您测一下牙齿模型。”
“好的,那麻烦您了。”
啊~说话声音也很好听啊,虽然近距离观察这个可爱的人的时候有些把持不住,不过我还是凭借着强大的职业操守坚持下来了。好想,摸一下他的眼睛和虎牙啊,最好能够亲一亲。诶我这是在想什么啊,可爱是可爱,可他是个男人啊!停下来!不能想了!不行!

杂七杂八

GAME OVER (III

五、
走出大门,四人发现所有人都站在一个特别空旷的大厅里面,中间是一个超大号的白色圆球,表面闪着金属的光泽。

“集~合!!集~合!!”四周的广播喇叭里传出了一个明显经过处理的声音,“所有人都到了吗?好了,废话不多说,我先介绍一下大家现在的情况~恭喜各位中奖了哦~各位是我们经过精心挑选选出来的参赛选手……因为所以这些情况,你们中间就只能活下来一个人,赢得最后的大奖……”

听着熟悉的话语,横山裕有些走神地想到那时的自己,听到广播的时候还想拿本子把规则记下来,结果发现,规则什么的全都是无用的,轻轻松松就可以钻空子。就像那条不可以互相借武器的规则,把东西丢到地下,再让人捡起来就可以就是允许的。

而一旁的大仓忠义则时不时的瞄一眼丸昴二人,眉头微微皱起,“可恶,力量还是不够大,影响效果不大啊……”低声自言自语着。

“以上,就是这样,有什么事情需要确认和想吃什么食物可以戳大厅中间的圆球,周围的房间是给大家的礼物,大家可随意挑选~一个小时后房间关闭,所有人都要进到迷宫里面,没有进入的则会失去参赛资格哦~那么,祝大家能够得到奖励,赢得比赛,byebye~!”恍惚间,广播已经介绍完了所有的规则和状况。但大家似乎还是有些茫然失措。

横山裕拉着大仓忠义,看看涩谷昴和丸山隆平,前世自己因为太惊慌失措而一个人行动了一周,后来才渐渐碰到ookura和subaru他们,这次要不要一起,最后,还是决定近距离观察这对的一举一动,“咱们先是找找广播说的什么礼物吧,subaru。”

“嗯,那咱们先去左边看看吧,反正也不知道哪个……喂!你手放在哪里?!”刚准备忽视讨厌鬼和自家好友一起走的涩谷昴一下子又炸毛了,大大的眼睛怒瞪狸猫脸。

“小涩~咱们一起走吧,这里看起来很危险,最好不要放开我的手。”右手紧紧地拉住涩谷,丸山隆平笑眯眯但眼神里充满了认真地说道。看着丸山认真的样子,涩谷昴没有挣扎,耳朵有点红地低下头,“既然这么离不开我,那我就让你跟着吧。”

就这样,四个人两两并肩向左边的房间走去。


看着门上贴着的“1”,横山裕脑海里便浮现出这间房间里面的样子,里面都是一堆堆的箱子,大大小小,空的,被打包起来的,碎花包装的,破破烂烂的,什么样的箱子都有。碎掉的箱子里自然是什么都没有,但还封着的箱子里就有着千奇百怪的工具,可能你打开的里面放着一把枪,也可能一打开你就被毒蛇咬了一口,怎么区分,就要注意花纹里的数字,偶数是道具,奇数是毒蛇。这些经验是他在上辈子里救了一个去过的人才知道的,还感叹过自己如果早点知道就可以多拿一点东西了。这次,可要多多准备一下。



新任小天使(计时我能萌多久

GAME OVER(kurara番外篇

五、

大仓忠义,原本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身为全球知名连锁烧烤店少东的他除了每天要了解如何管理公司以外,最大的爱好就是吃,和睡。偏偏脸长得好,又是一米八的大长腿,虽然没有去做明星,在公司里也有着不少的粉丝。虽然不务正业,但大仓忠义最爱的书籍就是如何成为领导者之类的培养能力的书,若是有机会让他一展身手,他也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可惜的是,现在,他还只是纸上谈兵。

本来可以轻轻松松浪一辈子的大仓忠义,他的人生却被一场抢劫给改变了。只是偷偷独自一人溜出来想尝尝小吃,却发现身上没有现金,他只好去银行取一点。结果就倒霉的碰到了抢劫,还倒霉的被劫匪逃窜的时候撞上,更倒霉的是被撞上摔倒的时候头砸到了一块砖上面。

Oh,no we can't.

血流不止的大仓忠义渐渐失去了意识,等他醒过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白色。

“恭喜你,幸运的成为了我们的第七位参赛者,我是系统,很高兴认识你w”
不知是哪里传来了声音。

“哈?什么参赛者?系统?我不是晕倒在银行前面吗?我怎么一点不疼?”
这个是一脸懵逼的大仓忠义。

“因为这是第∞次元时空,我们在你濒死的时候把你带入了这里,你只需要最后赢得比赛就可以得到奖品——足够的能量,可以让你回到原来的世界并能够躲过那场倒霉事。这是你唯一可以救活自己的机会,现在回去,你就会因抢救不及时失血过多而死,你忍心看着父母失去儿子每天以泪洗面吗?你甘心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去吗?”
不知名的声音里充满了蛊惑。


GAME OVER(II

三、

感觉脸上被人拍了两下,横山裕逐渐恢复了意识,奇怪的是头并不疼,左边眼睛却像是被灼烧一样剧痛。他捂着眼睛坐起身来,发现周围昏昏暗暗的,只能大致的看见蹲在自己右边的人的面孔。

“Subaru!”横山裕被吓了一跳,前世是自己第一个醒来的,在环视四周时发现了涩谷,而这次却是被他拍醒的。隐隐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喂!Yoko!在发什么呆?快起来,这里有些不对劲。”涩谷抓着他的袖子,像是一只警惕看着四周的野猫,眼睛亮又大的睁着,不复平时懒懒散散瘦弱的样子。

环视四周,果然,还是那些人,横山裕心里嗤笑了一声。不远处丸山隆平的目光直直地落在涩谷身上,平时总是带着傻笑的脸现在出奇的严肃,眼神里充满了坚定和认真。

前世,我怎么就没注意到呢?横山裕心里想着,那么明显的眼神......

涩谷昴见横山裕望向他身后的丸山隆平,渐渐停下了唠叨,握着横山裕手臂的手紧了紧。

“咳咳,和你介绍一下,”涩谷昴眼神闪烁着,声音也越来越小,脸也变得红红的,“那是我男朋友,丸山隆平。”

哈!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你们两个是怎么......

不对!

横山裕突然顿住,怎么回事,怎么和前世不一样了?他们两个居然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告诉我了......阴谋吗?可是这样提前告诉我,到时候怎么迷惑我啊?知道了他们的关系我就不会在和丸山隆平对峙时,放心地把背后交给涩谷了啊,这样他怎么用刀杀了我......

诶?不对,他们两个是谁杀了我?怎么想不起来那时候的样子了?越想越不对劲,横山裕的左眼又开始疼了起来。

“啊!好疼!”

“哪里疼?哪里疼?让我看看!”涩谷昴扒着横山裕的手,焦急地想要看看他的眼睛,担忧的不得了。

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眼睛里透出来了。尖锐的疼让横山裕都无法站稳。

丸山隆平也恢复了前世他见过的软软的样子,跑了过来。

“怎么了?怎么了?小涩?”

“不知道!突然就这样了...我,我现在只有头痛药感冒药还有治花粉过敏的啊”

“......小涩真厉害,要不你让他吃一片头疼的试试?”

“你谁呀!走开,没你事!”涩谷昴突然反应过来,瞪了丸山隆平一眼。

“小涩...你怎么能这么无情呢!明明那晚......”

“哪晚?我什么都不知道,你离我远一点!不是对我没兴趣么!”涩谷挥开丸山的手,大大的眼睛瞪着他。

在某只炸毛和某只忠犬纠缠的时候,横山裕感觉到眼睛慢慢地好了,不过左眼好像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左眼里,这里是一片黑雾,什么都没有。眨眨眼,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还是昏暗的仓库,周围的人三两成堆。

回过神,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横山裕深深地怀疑,他们两个会是做出背叛那么有心计的事情的人吗......

好像,有什么不对......

四、

“横山君!你也被抓来这里了?还好吗?”从声音里就可以听出本人的焦急的情绪,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跑了过来,是大仓忠义。

横山裕激动地看着他,终于看见你了,ookura。这时左眼里闪现出一个绿色方框,方框正好把大仓忠义的脸括进去,旁边一道箭头指着一排文字,

‘’‘’‘’‘’‘’‘’‘’‘’‘’‘’‘’‘’‘’‘’‘’‘’’

【食梦貘】(使用中)

【拉人进入梦境,可简单操控梦境,被拉入梦中的人发生的一切会显现在现实中,一旦梦境在全员死亡之前被破,现实则不会被梦影响。】

‘’‘’‘’‘’‘’‘’‘’‘’‘’‘’‘’‘’‘’‘’‘’‘’’

这是,啥?!!!!

有些懵逼的横山裕直直地瞪着大仓忠义,过了一会方框消失了。

诶,去哪儿了?给我显示!

心思一转,横山裕便看见一个绿色方框慢慢地挪了出来,盖在大仓脸上,那些信息又显示在箭头旁边,还多了个颜文字╭(╯^╰)╮

......这是什么东西,还有傲娇属性吗?

消失!

绿色方框又慢慢地消失了。

横山裕突然想起了前世的一个说法,这次的比赛中有一些人会通过祭坛得到不同的异能。可是直到他死去,也没有碰到过一个所谓的祭坛,还以为是为了引人送死的编的陷阱,现在看来可能不是。

“横山君?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在横山裕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同时,大仓忠义以为横山裕太过激动,呆住了。他不仅对自己的计划感到得意。哈哈,不枉费我看了那么多如何成为领导的书。

被大仓忠义晃来晃去终于回过神的横山裕刚想告诉他这个消息,好让他一起去寻找祭坛,获得异能。

“我...”

“咱们快走吧!刚刚好像听到有广播在让所有人去庭院里集合。”他的话还没说出口,涩谷昴和丸山隆平走了过来,拉着横山裕和大仓忠义跟着人群朝着大门走去。

GAME OVER(I

一、

“啊!”横山裕从梦中惊醒,坐了起来,细长好看的手紧紧的捂着胸口,那里仿佛还残留着丝丝的痛。他一边深深地呼吸着,一边环视四周那既熟悉又陌生的装饰。干净整洁的地板,东西不多但充满了温馨的感觉。

怎么回事?

他分明死在了那个封闭的仓库里,被他的朋友涩谷昴和丸山隆平一刀插在了胸口上,死掉的他没有失去意识,而是跟着那两个人,看着他们杀了一个又一个对手。不甘,愤怒让他的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只想着要杀了他们,却始终碰不到。就在他彻底失去意识的时候,他就这样醒来了。

梦?还是现实?脑海中清晰地记着他们的样子,记得那个仓库的所有细节,不是梦吧。

突然他的视线定格在他的身下,这是他之前最喜欢的床单,和涩谷一起逛街的时候买的。

这是,一个月前的他的家?!

横山裕赶紧找出手机,锁屏上显示着时间,2016年九月11日。正好是他被杀时候的一个月前,也是他被卷入那场噩梦的一周前。

“我,重生了?”

手死死地攥着手机,横山裕笑了,眼中闪过一丝凌厉,“哈,这回我可不会被骗了!涩谷昴,丸山隆平,你们,可要等着我啊。”

一低头看到了手上的绿色的绳子,他想到了那个笑声可以治愈全世界,最后却为了救他死在丸山隆平手里的死党,大仓忠义。虽然比他小,总是向他撒娇,但关键时刻只有他坚定地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辜负了你的心意,没有逃掉,真是对不起呢,但是这回我一定不会让你死了!

看到现在的时间还是凌晨,横山裕默默地躺下,想着明天的计划,要赶紧恢复精力,明天去买好东西做好准备,这次,赢的一定会是我。他睡着了,好久都没有睡得这么沉,每天都在警惕着,就怕哪里出来一个人拿着武器就把他杀掉了。现在还不用担心,在熟悉的气味和环境中,安心的睡着了。

二、

九月20日,横山裕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他在那天突然就被抓走,说是抽中要去参加一个比赛,最终获胜的人可以拿走一亿的奖金。获胜的方法是活下来,或者说杀掉所有人,当你拿走奖金的时候主办方会帮你处理好一切。你做的事不会被揭发出来,你也没办法举报主办方。

他没想到会在被抓进那个仓库的时候看见涩谷昴和大仓忠义,也没有想到丸山隆平居然是涩谷昴的爱人,更没有想到他们会为了活下去背叛自己和大仓。

经过好好地睡眠养足了精力,横山裕出门准备买一些装备,如果这次还会被卷进去,赢得一定会是自己。仓库的地图已经牢牢地被他记在脑海里,哪里有武器,哪里可以躲藏,他都一清二楚。比赛中是不会带走身上的东西的,所以一开始被抓住的时候身上有什么武器的话,也是一项优势。

这一周时间,几乎耗尽所有身家,他去做了一套有内置口袋的大衣,里面藏着买来的压缩食物,还有两把特制匕首,还请了一个教练叫他如何速成防身术,或者说杀人术。然后在20日的时候走到那个他被抓住的地方,果然,他又莫名其妙地失去了意识。

在这时他隐隐地想到,为什么他没有躲过这次,而是又扎进了陷阱里。空气在他有这样的想法的时候就像电视信号不好的样子闪了一下。

一个身材修长,脸有一点点歪的帅气男子走了过来,伸出手,空气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不愧是横山裕,手无缚鸡之力但总是会成功地打败所有人呢。”

如果横山裕还在这里,还有意识的话,他一定会大吃一惊,原来大仓忠义也不是那么简单。

tbc.

记脑洞

重生无限循环

重生1
a被b背叛,b和c联手陷害了a,d为了救a而死

a重生,找到d,陷害bc,然而d其实是e放在a身边的卧底,a死

重生2
a又重生。。。。

呐,不要让我忘记你

仿佛已经过去了好久

其实也还不到一年

感觉知道了更多的你

也丢掉了一些东西

认识了一些情敌

一起因为你的欢乐而狂欢

一起因为你的委屈而生气

感觉明白了更多的规矩

也害怕了一些话语

果然人类是会慢慢忘记开始的感觉

还是我只是一条七秒的鱼

开始害怕

害怕就像前几个一样就那么忘记了

开始努力

却发现阻挡不了自己

曾经我说要爱一辈子的人

已经被你代替

你会不会要在某一天

离我远去

不想做一个喜新厌旧

不想失去这样的心情

不想发觉自己无能为力

不想忘记爱你的原因

呐,不要让我忘记你

呐,虽然不是你的原因

呐,即使我见不到你

呐,可能也听不到你

所谓人生

也不过就是时间流逝的时候

找一个活下去的方式

或轻松

或无奈

我只想变得少一点,变得不那么陌生

而你,是我的救赎

不要让我忘记你

要开心要快乐要充实要幸福

要让我一直一直看得到你

要自信要骄傲要高兴要更加受人欢迎

要让我一直一直爱着你

希望自己说着一辈子一辈子

就真的说了一辈子。

和我团学拍照技术(x